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开拓者电影,解放战争电影,脂肪瘤图片,一女n男现代小说

影视文学
“臭小子,挺会破招的呀,有长进!”巷尾出现一个身影。“哥?”他低下头仔细看着那个人影。那人从阴影中走出,凌易才看见他的脸,和眼角的三道胎记。那是自己小时候不小心伤到了大哥留下的。“哥,你回来了?”凌易的眉头瞬间展开了,他缓缓地走向了大哥,却盖不住他心里的激动。可以说大哥是他最亲近的人,见到大哥的脸,在青门寒迫之时带着他到处漂泊的一幕幕又重回眼前,只是如今看起来苍老了许多,也少了几分英气。那时虽然贫苦,发生了很多事,也有很多的挫折,也被大哥一个人的肩膀抗了起来,让青门重立根基。事成之后,大哥却悄然离去,将规模庞大的青门留于凌易一人,自己隐姓埋名,归隐田间,再无消息。大哥的母亲,也即是凌易的母亲,曾经像疯了一样找他,却没有任何消息,从那以后只是自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呆,一言不发。凌易知道,她是在等待大哥回家。大哥突然的消失让他很不舒服,但他也只能努力地完善自己,期待再见之时让大哥能对自己刮目相看,让他为自己骄傲。没想到这一见面,自己早不是那个需要向人证明自己的青涩少年,而是已经成了当年大哥的样子。凌易又觉得自己很不自然,因为自己从没预料过,自己和大哥会是以如此的方式见面。但想到母亲见到大哥时闭塞了数年的心也会都打开,他把要说的话全吞回了肚子里。“臭小子,托你嫂子的福,这几年我可没少折腾。龙蛇鼎拿到了吗?”“拿到了。嫂子身体还好吗?”“拿到了就好,龙蛇鼎拿给我看看,你小子从小办事就不利索!”大哥说着,手向着凌易手里的提包伸去。“你还没说,我嫂子的身体……”凌易的话戛然而止,他死死地盯住大哥的手,霎时后退一步,左手借力出拳,全力打向大哥的腹部!眼前的大哥受了凌易一击,踉跄着向后退了三步,却也未伤筋骨。他拍拍胸口的灰,身体一改之前微微驼背的样子,整个人高大了一圈。他冷笑了一声,然后摇了摇头。“就差那么一点儿了。”那人惋惜地说。“我大哥的右手只有三根手指。做戏也要做全套,你要把自己的手指剁了,我或许真的会上当。不过,你胆敢冒充我大哥,这账就不是你断掉一根手指所能清算的了!”凌易讽刺地说着,却压制不住因为心理落差而带来的愤怒,手上也不停,跟上一拳打到那人的胸口。那人借势双手向后一推,轻飘飘地飞出去几米远。“哼,不错!青门的拳脚功夫倒也流传下来一些!只是你啊,还差些火候!”那人撕掉脸上的面具,露出一张像树皮一样苍老的脸。他脸上虽然苍老,动作却极其之快,双手成鹰爪状,戳向凌易的双眼。凌易右手提着龙蛇鼎,只能左手仓皇迎战。那老人出手迅疾,角度恶毒,两根手像针一样不停向着双眼、喉咙和心脏的地方攻击。凌易知道,这老人可不是之前蜂门那些闲杂人等,如果自己稍有一个不慎,今天定然是走不出这条窄巷了。可那老头也知道凌易不敢把右手的龙蛇鼎放下,只攻右路,搞得凌易不知如何脱身,只能一步步地后退。那老头打得兴起,凌易心里却愈加烦躁。他正被老头打的节节败退,眼看就要失去重心了,老头又打出一爪,眼看避无可避,凌易忽然眼神一凶,右手举鼎就打向老头的太阳穴。那老头被吓了一跳,此时硬碰硬就是比谁的攻击先到。凌易的心里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绝,这也是他这个人的特质。那老头虽然是老江湖了,浑身也还是跟着一颤,眼看有些犹豫,手上的速度也不知觉地慢了下去,躲闪不及龙蛇大鼎正正好好撞在了头上。“空……空……”巷子里充满着大鼎的回音。那老头也没料到凌易会做出这个动作,一下被砸的眼冒金星,一个趔趄接连后退几步,眼看就要站不住了。凌易见势跟上,左腿向前踏出一步,右手从膝盖运起,高举头顶,向下斩去。那老头回过神来仓促一躲,却还是被砍在了右肩,当场右臂脱臼,失去了行动能力。“无量尺……!?你,你这青门,果然是穷途末路了,这祖上传下来的镇门绝学,现在连你这种小毛孩都能学了吗?”“嘴硬。”凌易说道。“小子,你也别高兴的太早!”老头邪邪地笑着,“看看这面具是用什么做的!”老头说着,捡起地上的面具扔给凌易。凌易左手接住,定睛一看,当场定在原地,嘴里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声来。“……大哥!!!”凌易手里分明是张人皮面具,还保留着些许前额、脸颊的骨头。外面摸起来光滑无比,边缘细如蝉翼,整张人皮没有一滴血丝。这是华夏大陆彩门的绝活,彩门中的杂技艺人,以戴面具之人的脸型来手刻人皮面具,留着需要的骨骼,就算塌鼻子之人,戴上面具也能让鼻梁挺拔。这种技艺让乔装之人看起来天衣无缝,所以古时如有人想行栽赃嫁祸之事,必先来问彩门的高人要一张面具,戴在脸上行事可谓神鬼莫辨。这彩门干的也都是肮脏的勾当。制作者大多手艺高超者,做得好的,至亲不识。登峰造极者,人畜不分。“大哥——你,我杀了你!”凌易一把扔掉龙蛇鼎,想去和老头拼个你死我活,刚想冲过去,却看见那里哪还有人影,老者趁着这机会早已逃之夭夭。凌易双手颤抖着把面具放在衣兜。大哥的脸皮在自己手上,想来他一定遭了不测,死亡或许已成定数,就算活着,也该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安全无恙的希望也已经渺茫。几年未见,不想竟可能已经人鬼两隔。凌易右手提起龙蛇鼎,却觉得自己竟没什么力气了,仿佛是在棉花团里行走一样。他忍着心底极度的愤怒与悲伤,继续向前走着。虽已过了丑时,可是庙街的夜生活仿佛并没有要结束的样子,周围灯红酒绿的世界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在梦里,可他知道这不是梦。凌易像失去意识的傀儡一样,被玩闹的游人们推搡着撞击着。如今,彩门和青门的梁子算是结下了,日后必有一方是灭门的结局。自己会不惜一切代价,用青门的力量,用汉江集团的力量,和彩门不死不休!

Tags:开拓者电影   解放战争电影   脂肪瘤图片   一女n男现代小说

猜你喜欢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