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纯情丫头火辣辣漫画,一夜惊喜高清下载,欧美高清vjcossexo18,飘阿兮小说

影视文学
自古以来,中原以秦岭淮河一线划分南北。北国黄河流域孕育了瑰丽的九州文明,北方不比南方多雨水,四季分明,而军事、经济位置极为重要的长安,洛阳,开封等地常常作为一朝国都,国都多有权贵,要么富甲一方,要么只手遮天,要不然怎么有人说在天子脚下随便一块砖头落下都能砸死一个权贵。长安西门口再往西十里,有一个茶寮,茶寮的老板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,须发皆白,精神头倒是挺足,老人膝下唯有一个独子,自小喜欢读书,看一些别传和听江湖上的传奇,一老一小便在这官道旁边支了一个棚子,开起了这破茶寮。一来可以挣些养家糊口的仨瓜俩枣,二来老板的儿子可以听些故事。这一天,一位刀客走进这破茶寮,把腰间朴刀往桌上一放,叫了一壶茶,两盘糕点,便不再发一词。老板的儿子是个自来熟也不怕讨个没趣,便贴上脸去问道:“客官,您这是打哪儿来啊?看你风尘仆仆的,是去参加什么大会么?”那刀客头戴斗笠,斗笠上垂下来几块黑布,把脸全然遮住,却散发出一丝丝生人勿近的火气。老板的儿子只听见从那黑布里传出来一句:“关你球事,滚远些。”老板的儿子讨了个没趣,悻悻然退到一旁,招呼其他客人去了。在刀客的茶水换第二道的时候,远方一匹快马驰来,“哒哒哒”的马蹄声仿佛一步步踩在人的心尖上,令人胸口发闷,难以喘息。马蹄声渐近,只见马上是一个青年男子,青年男子面容有几分清秀,五官精致,倒也颇为俊美,嘴角的微笑永远是一个令人舒服的角度,看起来人畜无害。待马走近,众人脸上无不变颜,那枣红马神骏异常,气势非凡,但是马尾处却吊着两个人,身上全是擦伤,绑住双手的麻绳深深的嵌进肉里,两人毫无生气,也不知道究竟是死了没有。有人认出来,惊呼道:“是黑氏三杰的老大老二。”只看那青年男子笑嘻嘻的翻身下马,走到刀客的桌子边坐下,说道:“独眼黑三,不介意我们并个桌吧?你看我也追了你两天了,怪累的。”刀客不发话,握着茶杯的手隐隐发抖,越发用力,直到指节发白。青年男子仿佛刀客的朋友一般,握着刀客端着茶杯的手,轻轻拍了拍,脸上的笑容依旧让人舒服:“别害怕,我要杀你早就杀你了,何必让你跑了两天呢?你大哥二哥怕是不行啦,在我的马后面拖了两天,一开始还骂我,咒我下地狱,还威胁我,让我不得好死。换做常人可能早就杀了他们了,我心软啊,只是不给他们吃喝,从来就不还口,跑了几十里之后也不知道咋了,他俩就不叫唤了,我寻思是不是累了,就停下来让他们歇歇。”“他们累了我没累啊,就把你老婆拿来用了用,可是你老婆勾引我的,我都告诉她那是春药,她非要吃,我也没办法。做到一半,我寻思不能对不起你啊,就捏断了她的脖子,给她留了个全尸,对你好吧?可惜你那老婆了,才二十岁,人生最后连欲仙欲死的滋味都还没有体会到就走了。还有你那不足月的孩子,真是不争气啊,你说我干粮吃完了,能怎么办?可惜你那孩子就只叫了一声就熟了,唉,我跟他妈翻云覆雨的时候,他还在一边呆着呢,你说人这辈子的事哪能说得准?”边上众人无一不听得心惊胆战,背上早已经被冷汗打湿了。偏偏那刀客,沉稳似水,手也不抖了,只有水滴在那老榆木桌子上的“哆,哆......”的声音,黑布里传来刀客哽咽的声音:“曾爷,我黑家三兄弟是山匪,杀人无数,也做不来这等食人子的事。不知道我黑三哪里得罪了曾爷,曾爷要下此毒手?”青年男子闻言,第一次把那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收了起来:“黑三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那泰安何家的邀请帖子还在你身上吧?”“哈哈,一份帖子要我黑三全家搭上了性命?曾爷,你这理由说不过去吧,这帖子江湖上到处都是,又不止我黑三一家有,哼,我看你就是要我黑三的命。也罢,我一个人活在这世界上也没什么意思,你拿去吧,不过这帖子,恐怕你曾爷要去他处找找了。”说着,黑三将手往桌子上一拍,朴刀飞至半空,黑三双手握住刀柄,一记直劈就往青年男子的头上砍去。青年男子的笑又回到了他的脸上,说道:“为什么我说实话就是没人信呢?我真的只想要那个帖子,杀人只是顺手,一时兴起而已。”说着侧身避过直劈而来的朴刀,右手抓住刀背,手上发力,脚离地而起,左手伸出,将黑三头上的斗笠摘下。原来这黑三面目丑陋,龅牙猪鼻,独耳独眼,他那老婆想来也是抢来的,难怪要与这曾姓青年行那巫山云雨之事。黑三见斗笠被摘下,心里更急,招式更猛,手上力度更是加了三分,朴刀直直的向曾姓青年捅去,曾姓青年只躲不攻,黑三接连砍出七八刀,刀刀直逼人体要害,脖颈,心口,腰腹,下阴,曾姓青年却全不还手。又过了几招,黑三招式用老,又是一招“直捣黄龙”,这一次曾姓青年却动了,一个鹞子翻身,脚踩刀尖,凌空一跃,伸出一指点在了黑三的独眼上,黑三吃痛,大叫一声,向后退去,曾姓青年落地后脚步不停,快步贴近黑三,一招“吕洞宾醉酒三点月”三拳分别击中了黑三的下阴,气海,和膻中,然后接了一记“铁拐李摆锤撞晨钟”,一记重拳打在了黑三的太阳穴,黑三的脑子里只“嗡”的闷响了一声,强提一口气,忍着全身的剧痛,胡乱的挥舞手中朴刀。曾姓青年一脚踢中黑三手腕,将朴刀击落,一记“扫堂腿”,将黑三击倒在地,然后翻身骑在黑三的身上,一拳又一拳的打在黑三的头上,脸上,嘴角的笑意早已经变成了一种快意的邪笑。黑三的头被打得扁了一半,黑的,白的,红的体液从七窍中流了出来,死得不能再死了,曾姓青年这才收了手。曾姓青年从黑三的包袱里取了一件干净衣服搽了搽手,又拿了些银两,将黑家老大老二从马尾上解下,吩咐茶寮父子将几人好好安葬,又从黑三怀里摸出一份烫金的邀请帖,只是这份邀请帖早已经被鲜血侵染,看不清楚了。曾姓青年脸上还是那个人畜无害的笑容,翻身上马,向茶寮里的诸位一抱拳:“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诸位后会有期。”说着驾马而去,只留下噤若寒蝉的茶寮父子和几位食客。泰安,是一座在泰山脚下的中型城市,泰山自古就有:“岱宗夫如何,齐鲁青未了。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”的美名,况且,人间四月,泰安城内更是美不胜收。泰安城内有一大户人家,何家,何家坐拥千亩良田和获得了官方贩盐的许可,可以这么说,何家除了钱什么都缺。近日来,不少武林豪客纷纷赶往泰安,原因只是因为何家二少,何松涛广发邀请帖意图结交天下好汉,学学那唐太宗也来一手“天下英雄皆入彀中”的好戏。尽管人人都知道这何松涛为人狷狂,不通人情,自视甚高,背地里人人都称他为“地主家的傻儿子”,可是,谁会跟钱过不去呢?今天就是何松涛何大少广宴群雄的日子。何松涛包下了整个泰安最大的酒楼,顺庆楼。宾客不少,几乎所有拿到请帖的英雄好汉都来了,除了武当,少林等等江湖大门派的掌门人以及黄、段、欧阳、洪四大家族以外。何松涛在顺庆酒楼三楼向下观望,一旁有狗腿子拍马屁道:“江湖上的好汉接到请帖,人人闻风而动,少爷的威名远扬四海啊,我等拜服。”何松涛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,颇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人倒是来得多,却也只是一些虾米罢了。”宴会进行到中场,欢声笑语不断,其中有仇的人不少,可是仿佛都给了钱一个面子,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,把酒言欢。酒宴中,有一对夫妇,女的明眸皓齿,眼里闪烁着厌恶的精光,男的一脸的憨厚,双手比常人大上三分,一看就是拳掌方面的行家。女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:“真是烦,这毒龙洞洞主和那葬沙门的少主有嫌隙,此刻却把酒言欢,真是虚伪。”“是你非要来看看,我说不来,你却非要来。这毒龙洞和葬沙门多年来来来回回打了好几十仗,财政空虚,此刻都想要傍上何家这棵大树,自然不好在何大少的场子里闹。”正说话间,一群捕快蜂拥而入,为首的竟然是铁面无私李勋。李勋此人一心为国为民,满脑子都是仁义道德,心里容不下半分丑恶,此刻来到这顺义楼不知何事。何松涛见到捕快上门,先是大声叫了一声:“李捕头,不知上我何某的门,所为何事?”说完,方才缓缓从三楼一步一步走下来。“李某上门,只是为了黑氏一门被灭而来,凶手曾剑杀了黑氏满门,至今逍遥法外,有目击者称他往你何少的豪宴来了,杀人动机就是你豪宴的请帖。说起来,你何少也脱不了干事。”何松涛哈哈哈大笑三声:“抓我何某人?莫说我今天没有见过这个什么曾剑,就是见了,我也不可能让你们在我的场子上把人带走,否则,我泰安何少的名声会怎么传?脸往哪里搁?今天莫说是你李勋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把人带走,不然就问问在场的众位英雄豪杰吧。”李勋刚想说话,就听到门外马蹄声传来,正是那在长安城外茶寮杀人的曾姓青年。曾姓青年脸上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:“曾某人不请自来,还请何少原谅,路上为了筹集些礼物,略微耽搁了些。”一边说,一边将一个箱子递给了何松涛,何松涛身边的狗腿子急忙接过,呈到何松涛面前,何松涛将箱子打开,里面是一个坛子,坛子打开酒香扑鼻,何松涛尝了一口,道了一声谢,吩咐人给宾客一人斟上一杯,人人共饮。众人举杯道谢,同庆今日。待到众人喝下,曾姓青年说道:“这可是何大少的小情人的心肝胆泡的酒,我找到这位姑娘花费了不少时间呢。”众人闻言,顿觉一阵恶心,只做呕吐。那对夫妇中的女子更是差点将胃也吐了出来,那男子大叫了一声:“狗贼。”说着将手中杯子向曾姓青年掷去,曾姓青年接过杯子,转了一个圈将杯子上的力度卸掉,仰头将剩下的半杯酒饮下,道了一句,真是好酒。何松涛面色发青,问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曾姓青年笑容依旧:“只是想要取走何少的性命。”何松涛闻言,急忙后退三步,众豪客纷纷出手,誓要将这狂徒拿下。曾姓青年如同游走于无人之境,所过之处,不是断臂纷飞,就是开膛破肚。眼看这何松涛就要毙命于这曾姓青年的掌下,李勋和那对夫妻动了。曾姓青年哈哈笑道:“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朱氏夫妇也在,看来我曾某人的面子不小啊。”三人斗得难分难解,曾姓青年虽然勇猛,但是双拳难敌四手,被朱贵林势大力沉的一拳打在了小腹处,顿觉五脏六腑如同移位一般剧痛难当,曾姓青年捂着小腹,翻身比过李勋乘势砍来的一刀,反手一指点向朱贵林的膻中,朱贵林不闪不避,出手更快,一手握住曾姓青年的手腕,一手屈臂,用肘关节狠狠击向曾姓青年的肘关节,只听一声“咔”,曾姓青年的断骨从关节处伸出,极为可怖。曾姓青年将断臂扯断,拔地而起,接连提出三脚,朱贵林双手护住脸,待曾姓青年力气用尽,落地之时,一招罗汉撞钟将其击退,李勋使出一招乘风破浪,将曾姓青年砍倒在地。这是,一众官差才一拥而上,七手八脚的将曾姓青年拷了起来。何松涛惊魂未定,向李勋、朱贵林道了声谢,向曾姓青年问道:“你为何要杀我?”“想杀就杀而已,哪有这么多为什么。你宴请天下豪客,偏偏却不宴请我,算不算?”曾姓青年被李勋带走了,朱氏夫妇也离开了泰安,而何松涛对曾姓青年给出的理由由始至终从未相信,他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知道,这个人为什么要杀他。每每午夜梦到此时,惊坐而起,恍若曾姓青年的温煦笑容近在咫尺。何松涛去看了曾姓青年被斩首的现场,也问了李勋有没有什么线索,可惜李勋也给不出结果,只是曾姓青年的死并没有能让何松涛能够睡上安稳觉,睡梦中那个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让他不寒而栗。(本章完)

Tags:纯情丫头火辣辣漫画   一夜惊喜高清下载   欧美高清vjcossexo18   飘阿兮小说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