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何家驹电影,猛难诞生记,郑裕玲电影,暗黑小说

影视文学
话刚说完,何桃正研究如何措辞,旁边女家属就疯狂了,形势急转直下有点失控,冲着侯昊之就冲过去了,有点像拼命三郎,上去薅住他的衣服领子,使劲的往下拽,侯昊之条件反射拼命的挣脱,女的见他想走,迸发出惊人的弹跳力,朝着他的头发抓去,侯昊之的头发顷刻之间掉了好几把,事情是在瞬间发生,出乎意料,弄的大家措手不及,男家属都没来得及拦住。“你把我妈还给我,撞了人还想逃,你这个马路杀手,没门,我妈最好没事,要是有事我和你没完。”也不知道女家属哪来的力气,侯昊之楞是没挣开,女的边划拉边哭眼泪鼻涕抹了他一身,他顶着鸡窝般的头型,狼狈不堪的任那个女家属拽着,他本人似乎也被突来的事件惊呆了,还好男家属情绪相对稳定,安抚了半天才把她姐情绪稳住。何桃看女家属不在过分激动,也帮忙上前把手给拿开。警察同志不高兴了“你们要干什么,在我眼前公然打架斗殴,把我当成什么了,还有王法吗?”何桃想说“把你当成透明人了,刚才打架的时候直接忽略你的存在,你也挺配合,打的如胶似漆,你愣是没反应过来。”事情怎么越演越烈,朝着没法收场发展,此刻要是有72变就好了,最好变成老鼠挖个洞钻进去,捂住额头,揉揉皱眉,抬起头,鼓足勇气,正对上男家属探究的眼神,她咽了咽吐沫,深吸一口气。“警察同志,对不起,是我没说明白,我没有报警,可能是围观群众报的,他是整个事件重要的人,他和我一起救的阿姨,他没有撞人,阿姨是自己摔倒的,我没让他走,因为他是能证明我是救人的证人。”“天使妹妹,你这是戏弄警察呢?刚才你和他吵架那么过分,我还以为你看见他撞的呢?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呀。”何桃都不知道怎么往下进行了,硬着头皮说“你也知道现在到底扶不扶事件备受争议,我确实存了私心,这么做也是想保护自己,我无非是怕他走了,他在我们互相有个见证。”声音越来越小,越来越没有底气,头也越来越低。交警无语了,既然大家在场把事情交代清楚了,老太太自己生病晕倒的,让在场的人签字,备个案,何桃在靠边男恶毒的眼神下颤颤巍巍龙飞凤舞的写下她的名字,连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写的啥,唯恐将来有人打击报复,靠边男看都没看签了字,眼神一直深情的凝望着她,吓得何桃肝颤,麻溜的看向别处,处理完警察临走还说了句“妹妹,以后可不能这么干,遛腿呢,警察的档期也是很满的,不过看在你们治病救人的面上就懒得和你们计较了。”签完字的侯昊之非常安静,安静的看着何桃,何桃觉得异常瘆的慌,头发稍都要立起来了,诡异的眼神,好怕怕呀。“你是故意的对吧,故意针对我,以前有没有仇都不重要,从现在开始,咱们的梁子结下了。你应该感谢你妈把你生成女的,要不然你今天就像这急诊的门玻璃。”只听咔嚓一声,急诊室的门玻璃被他一拳砸碎了,他掏出人民币撒到地上,头也不回的走了,留下错愕发呆的何桃和病人家属。急诊室里的保安听到声响跑了过来,看见满地的玻璃碎屑“怎么啦,谁情绪激动砸医院玻璃,愿意砸回家砸去。”何桃走近瞧了瞧,手真硬,练过吧,玻璃和地上没有血,敢情是练家子,以后离他远点,忙把地上的钱捡起来递过去“估计是练拳击的,家里的玻璃砸光了,来医院试试,呵呵。”保安拿过钱“什么人都有,应该报警,一会儿给后勤,让他们修。”何桃认识保安大哥附和心虚的说“是挺气人,有能耐去警察局砸玻璃,好在人留下钱才走的,还是算了吧。”警察刚刚走,再把人叫回来,一看还是这两张熟悉的面孔,恐怕一气之下她也得跟着吃瓜酪,没准请她去警察局住几天。“你根本不是会纠结在扶不扶上的人,要是那样你也不会救我妈,我不清楚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但你分明是说了谎。”男家属意味深长的看着何桃,见她低头不语,沉默了几秒,“不管怎么样?谢谢你们,刚才姐姐有点过,我替我姐姐给你们道歉。”女家属入戏太深,久久还不能平复她激动的心情,在他弟弟的搀扶下不停的运着气,估计是刚刚鼓气太足,一下子煞气,压力受不了难受着呢。“哦,不用客气,刚刚的状况,你姐姐也是性情使然,这事摊谁身上都会这样的。”“桃子,病人家属来了吗?”学姐打开急诊室的门抻着脖子问。“来了”没等何桃回答,那兄妹俩冲了过去,围着学姐问来问去。听情况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了,她看也没自己什么事,低着头悻悻然的离开了。救了人不知为什么却高兴不起来,凭添了一股莫名的惆怅,昨日的秋雨洗涤了空气中的尘埃,漂浮着泥土的清香,朵朵白云点缀着晴朗的天空,她踢着路边的一块小石子也疏解不散心里的压抑。思绪像那天空中的云朵一样风一来就吹走了,想抓也抓不住。回到家,打开公寓门,脱了鞋,把包放在门口鞋柜上,苏苏还在睡,睡的四仰八叉睡功简直不敢恭维,一是睡的时间实在是太长,逛了一大圈回来还没醒,服啊,快赶上长眠了,二是睡姿,哪个男人看见都想汗颜掉头离开,没有任何形象可言,让男人都自愧不如,人间极品,横扫千军。如果苏苏妈看见她女儿此时的睡姿也会捂着脸说,谁家缺姑娘我不认识,谁能快领走,要多少钱都行,我给。她们俩个租的是一个高级白领丽人的房子,人家嫌小买了更大的房子才把房子租给她们,房子整体装修风格干净利落,周围小区也比较安静,比较适合她和苏苏,来看了一次就交了定钱,卧室是浅粉色系,一张欧式大床,客厅是黑白色调搭配,白色沙发后面两幅黑白基调的画框,背景墙整个白色,挂了一个50寸黑色夜晶电视,茶几黑色系,厨房是白色调,厨具一应俱全,典雅整洁,唯独缺少生活气息,估计上个房主很少做饭。小窝成了她们在这个城市共同的家,成了她们遮风挡雨的港湾,成了苦了累了卸下疲惫的地方。何桃轻手轻脚的去卫生间洗了手和脸往床上一躺,浑身上下哪都疼,乏乏的,看到可亲可爱的床特别的想睡过去,可能是苏觉主睡到自然醒了,轻轻的动作,把苏觉主唤醒了。“几点了?你都回来了?我睡了多久了?书买了?”苏苏惺忪的打着哈欠问。“真服你了,还想睡到我从书店回来啊,书没买,根本就没去成。”何桃情绪低落的说。“咋啦?没去成?”苏苏在枕头边摸着手机拿到手里一看。“中午了,你没去书店,去哪了?看你现在的熊样,钱让人抢了?”何桃不说话的摇摇头。

Tags:何家驹电影   猛难诞生记   郑裕玲电影   暗黑小说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