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最近有什么电影上映,小嘀咕官网,冲上云霄电影版,秋木寒小说

影视文学
天气难得的晴朗,屯子里一片祥和。大公鸡领着小母鸡四处觅食,院子里的狗懒洋洋的趴着。东边的围墙用土石垒了起来,要想休起来,怎么也得开春化冻才行。暮地,“镗~镗~镗~镗”一阵铜锣响起,惊的鸡飞狗跳。屯子里的汉子们无论老少,纷纷拿起家伙出门;女人们一脸担心,嘱咐着要小心。“赵二哥,胡子又来了?”“看样子不像,穿着官皮,怕是八旗兵来了。”赵二当家爬下哨塔说道。“上墙上墙,这年头官匪一家,谁知道这帮子官军安没安好心。”一众汉子七嘴八舌,纷纷上了围墙。少顷,阵阵马蹄声由远及近。待一众兵丁站定,一将官模样者出声道:“这屯子谁主事?出来答话。”“小人赵二,见过军爷。”赵二当家立在围墙上,拱手道。“开门,我们是吉林将军署的,前来张贴告示,快快开门。”“诶,军爷您稍等。”赵二当家纳闷,这奉天地界啥时候归吉林管了?无法,只得开门。不然的话,一个反抗官军,犯上作乱的大帽子扣下来,谁也受不了。。搬开栅栏(门被炸没了,前文有说道。),几十号人马缓缓而入。哈尔哈吩咐一声,自有兵丁去张贴告示。裴纬慢慢爬下马背,也顾不得形象,找了个墩子一屁股就做了下去。这连续几天骑马,大腿早就磨破了。“赵二,我问你,最近可有陌生人来过?”裴纬揉着大腿问道。“回大人,咱这屯子里可没有,乡里乡亲的都知根知底。除了往来一些商队,这大冬天的,谁上咱这儿来啊。”赵二当家小心地回答道。“哦,没事了。”裴纬失望地摆摆手。那边厢,两个兵丁张贴完告示,转头问老百姓要了草料,伺候起马来。“这上头写的啥啊?”“都不识字儿,装啥呀?咦,这不是何公子么?”“我看看,嗨,还真是何公子。”“噤声!”几个半大小子议论纷纷,屯子里的老人却怕那是海捕文书,连忙叫年轻人闭嘴。那俩兵丁正喂马呢,耳朵可没闲着。。一听,怎么回事?认识?还叫出名来了,有戏啊。三两步窜过来。“怎么回事儿?认识上面的人?”“军爷,咱可不认识,那帮小子瞎起哄呢,您别见怪。”“胡说八道,老子听的清清楚楚,连名儿都叫出来了。”这边一吵吵,哈尔哈与裴纬也赶了过来。“吵吵什么?”哈尔哈斥道。“两位大人,这屯子里的人认识何公子,连名儿都叫出来了。”裴纬哈尔哈两人大喜,“谁认识何公子?刚才谁认出来的?”连问两句,底下人都噤若寒蝉。这时候,赵二当家也过来了。别人不识字,可赵二当家认识啊。把这告示一看,再一看那画像。心道,诶哟,感情这何公子还是位贵人,吉林将军长顺亲发的手令,这得多大能量?“赵二,来的正好,你人不认识这画像上的人?”“回二位大人,小的认识,整个赵家屯还承了何公子的恩情呢。”“恩?怎么回事儿?他现在人在哪儿呢?”哈尔哈是个急脾气,上去一把揪住赵二。。“大人,您别急,我慢慢跟您说,这事儿……”赵二把这前因后果这么一说,裴纬那纠结了十来天的老脸,终于舒展开了。裴纬哈尔哈对视一眼,心中均道:诶呀,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。“那大德通商号驻在哪儿?什么时候走的?”裴纬追问道。“回大人,大德通商号驻盛京,他们走了有六七天了。”“好好好,这一百两赏钱归你了。”裴纬这个高兴,也没等着回吉林批下赏钱,直接掏自己腰包给了。赵二推脱半天,也就收下了。“大人,不知这何公子是何方贵人?”“嘿,你算问着了。”哈尔哈抢着答道:“这何公子的父亲,早年随咱们长大帅东征西讨,结果平回乱的时候替长大帅挡了一箭死了,就留下何公子这么一个独苗。长大帅感恩,从小就把这何公子当亲生儿子一样养。你说,这算不算贵人。”底下百姓议论纷纷,有的说何绍明天生富贵命,有的说何绍明是武曲星下凡,反正说什么的都有。。而裴纬哈尔哈二人此时也不着急了,吩咐人准备饭食,喂好战马,俩人各自找了个房间休息起来。吃完饭,一众人马分成两路,裴纬领一路直奔盛京,哈尔哈待着十几人回吉林报信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八仙桌上摆着茶具,中间放着棋盘,一只手捏着棋子轻轻的敲击着桌面,清脆的‘塔塔’声在房间里回绕着。“啪”何绍明重重地将棋子落下。“活三!”“何公子,我这冲四您还没堵呢,怎么又活三啦?”乔雨桐抿着嘴笑道。“恩?什么时候冲四的?算了算了,不玩了,每次都输给你。”何绍明老脸一红,随手拨乱棋局。“那不如继续说那银行之事,小女子对这资产重组还不甚明了。”“呃~,雨桐啊,我脑中就那么点儿东西可全被你掏去了,我是实在说不出什么了。。”何绍明苦着脸道。这几天,两人关系一缓和,乔雨桐没事儿就往何绍明这儿跑。本来何绍明应该挺高兴的,可架不住乔雨桐没事儿总是追问银行之事。随即,五子棋粉墨登场。何绍明神神秘秘的拿过围棋盘,说是要教乔雨桐一种新玩法。说了半天,乔雨桐捂着嘴浑身颤抖。只一句‘公子可是说那连珠棋?’,顿时让何绍明觉得自己就是一傻子。“小女子唐突了,也知道不该如此为难公子,怎奈公子之文不明之处委实太多。”顿了顿,继续道:“绍明若是助我乔家真把这银行办起来,小女子在这儿保证,少不得送您一成干股。”乔雨桐脸上满是热切。“雨桐。”隔着桌子,何绍明抓住了乔雨桐的小手。“这还没过门儿呢,怎么就把嫁妆提前送来了?”何绍明戏谑道,手指不停在乔雨桐手背上画圈儿。“登徒子!”抽回手,乔雨桐气道。“怎么又生气?就咱们俩个在,别总是那么严肃。说说笑笑不好么?”何绍明不依不饶,起身走过去强拉住对方的手。“真是跟你生不起的气!”乔雨桐气结道。。“我如今都算老姑娘了,怕是比你大了不少。你又前事具忘,也不知成婚没有。现下你我如此,难不成我要嫁你做妾不成?”乔雨桐嗔道。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想起来了。我那仆人楞格里说,我有个世伯,是吉林将军长顺。好像我是个旗人……”何绍明思虑道。“莫不是公子瞧不起我这商贾之女?”“不是不是,我没那个意思。我是说,这不是有个满汉不能通婚么?”何绍明连忙解释道:“没关系,不行咱去国外结婚,你穿婚纱的样子一定很美。”“登徒子!也不知你这脑袋是如何长的,满汉不通婚?那是老黄历了。只要你找个汉人认做义父,又或者我找个旗人认亲戚,这事儿就结了。”(查了很多资料,从乾隆那儿开的先例。那老不休把自己闺女送给大臣做干女儿,随后嫁给了孔子第好几十代玄孙。打那儿以后,这规矩就没那么严实了。好像除了皇族,其他的没什么禁忌。)还有这么一说?何绍明大喜,放下了一块心事。

Tags:最近有什么电影上映   小嘀咕官网   冲上云霄电影版   秋木寒小说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