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一触即发电影,电影霸王别姬,犬夜叉动漫,金枝欲孽小说

影视文学
大端朝的国师地位尊崇,在朝堂之上,拥有着无可撼动的地位,在民间,更是万千子民的信仰。他永远高高在上,就像那高山之巅的雪莲,没人能触到他的衣角,在他跟前恍若蝼蚁一般,只能仰望。其实上一世,她和云依斐的交情并不是很深,或者那时的她没有把云依斐放在心上,注定是得不到的人,又何必费心思呢。在世人的眼中,国师就像是天上的云,而她们不过是地上的泥,所谓云泥之别,几乎无人可以触及。她也不例外,每次见了,要么是怯懦的语无伦次,要么是红着脸跑了。只依稀记得很小的时候,被他救过一次。可当她容貌被毁,奄奄一息,被丢在乱葬岗的时候,却偏偏是他抱住了自己。本以为无人收尸,暴尸荒野,却最终得了一处安宁。上官燕婉想到当时感受的最后一丝温暖,嘴角不觉勾起浅笑,“春幽,宫里的小丫鬟们,是不是总喜欢在私底下谈论国师大人?”春幽几人一听,双腿一抖,纷纷跪在地上,磕头求饶。春幽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公主殿下,小的该死,是我管束不严,让殿中的丫鬟乱嚼舌根子,以后定不会再有了,公主请放心。”上官燕婉闻言,只摆了摆手,“你们都起来吧,并非要责罚你们,只是突然想了解一下国师大人。”听她这般说,几个丫鬟明显都松了口气。春幽偷偷打量了她几眼,确实不像是生气的样子,便大着胆子说道:“奴婢一直陪在公主身边,见过国师大人的次数屈指可数,实在是不甚了解。只知道国师大人平日里喜欢穿月白长袍,而且每天都要换上一套,有时候还会换好几次,他在大家眼里就像天上的仙人一般,皎皎如月,不可亵渎。”国师大人爱整洁,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可偏偏是那么爱干净的人,却穿着白袍跪在脏污的乱葬岗中,伸手刨着土,倘若不是亲身经历,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吧。临死前的最后一刻,上官燕婉才恍然意识到,也许自己在他心中是不一样的,可惜那时已经晚了。夏冰见上官燕婉并未开口打断春幽,才稍稍放下心来,娓娓说道:“国师大人长得芝兰玉树,天人之姿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但最让人惊叹的却是,国师大人的占星能力,可以说绝无仅有。听说国师大人只要夜观天象,便能追往古而知来今,通古今之变,知胜败之势,堪称千古奇人。”通古今之变么?上官燕婉指尖轻轻敲击着梳妆台的桌面,眸光深邃。云依斐自十岁入主东胜宫,便司占星之术,经由星辰测算运势,难道自己重生的日子,也是他测算出来的?上一世的她娇嗔不懂事,总以为国师不过是个幌子,怎么可能看一看星星,就能知道未来的事情呢。可如今亲身经历了一次,只觉惊心动魄。秋绮先是抬头观察了一下上官燕婉的脸色,见她似乎在深思,才接着说道:“国师大人虽然观星术很厉害,但是我听说,这是要付出代价的。国师世家子嗣稀薄,世代单传,国师大人的母亲进门五年了,好不容易才生下了他。国师大人刚满十岁的时候,老国师就归天了,他小小年纪便临危受命,进宫辅佐帝王。听说老国师临死之前,曾给国师大人占过一卦,说他命犯孤星,注定无妻无子呢。哎,国师大人真是个可怜人。”命犯孤星?无妻无子?难道上一世他迟迟没有表露心意的原因就是这个吗?害怕自身命格把她克死?倘若不是她穿上了大红嫁衣,他是不是永远不会说出那句话?原来他一直都那么隐忍,独自承受了那么多。上官燕婉似有所思,忽然开口说道:“那国师大人跟魏国公比,如何?”几个丫鬟都懵了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公主怎么又突然提起了魏国公?

Tags:一触即发电影   电影霸王别姬   犬夜叉动漫   金枝欲孽小说

猜你喜欢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